办事指南

专访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中国经济滞胀明显 负利率状况急需改变

点击量:   时间:2018-02-02 15:27:01

* 中国经济滞胀明显,CPI上涨4-5%料呈常态 * 货币政策宜使用价格而非数量工具,负利率急需改变 * 积极财政政策需收缩,宜量入而出压缩基建 作者 王丰/沈燕 路透北京9月15日电---在当前危机四伏的全球经济中,中国仍旧是少有的亮点.但在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看来,中国经济已经陷入滞胀,并且至少持续一两年,而成本推升的CPI涨幅达4-5%料成常态. 贺悭在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中国当前GDP增速并不低,但居民收入增长及就业状况不理想,经济增长质量不高,收入分配不公平的情况已到了若不改善,经济就无法增长的程度.因而,中国经济整体状况与滞胀无异.滞涨通常是指经济低增长高通胀的情况. 他说,为了应对这种局面,中国需要收缩财政政策,量入而出,并压缩基础建设规模. "货币政策持续的收紧对抑制通胀作用并不大,一味的紧缩没有意义."贺铿称,"应更多使用价格工具而非数量工具,尽快改变负利率状况,以稳定庞大的居民储蓄资金." 存款准备金率被视作数量型工具,而基准利率则被划归价格类.这与中国建行(0939.HK)(601939.SS)董事长郭树清的看法一致.他周四在参加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被问及中国是否会加息时表示,中国在货币政策调控方面,应减少存准等数量型工具的运用,多采取一些价格手段. 贺铿指出,由于负利率的存在,使得全社会80多万亿元人民币的存款馀额中,约30多万亿的居民储蓄处于燥动中.庞大的资金给股市,楼市以及商品市场埋下不稳定因素,急需通过改变负利率来稳住这些资金. 他表示,银行的主要任务是支持经济发展,而不是一味紧缩,银行资金在运用方面应赋予更多自主性,并由银行决定资金的投向. 央行公布数据显示,8月末本外币存款馀额80.31万亿元,同比增长15.3%.中国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485亿元,M2同比增长13.5%,创七年来新低. 中国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5%,而8月CPI同比涨幅达6.2%,负利率状况已持续约一年半. **经济明显滞胀** 尽管8月份的经济数据好于市场预期,但在贺铿看来,只能算是不好也不坏.更引人关注的,是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中,通胀虽然告别7月创下的高点,但环比仍是上涨的势头,表明物价上涨的动力仍在. 中国8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自三年高位回落至6.2%,符合市场预期,但回落主要由翘尾因素下降所致,通胀压力并未得到根本缓解,当月CPI环比上涨0.3%;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7.3%. 贺铿认为,两年前中国应对金融危机的4万亿政府投资,在刺激经济的同时,也刺激了上游原材料价格的走升,而劳动力成本,资源价格等刚性上涨均使得中国必须面对成本推动性的通胀压力,CPI上涨4-5%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 "如果GDP上涨9-10%,CPI上涨4-5%并不可怕,"他表示,但在物价持续上升的同时,经济增长的质量却不理想,民生改善不明显,居民收入增长缓慢,就业形势严竣,经济结构失衡等等,均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受到考验. 他认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关键是要从执政理念上有所变化,改变"唯GDP"的政绩考核标准,应更多从民生改善,增加居民收入,扩大就业等方面进行考核,"这些方面都好了,GDP自然也会上去,而不是先GDP後民生." 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季度中国GDP增速分别为9.7%和9.5%. **房地产限购政策难持久** 抑制房价的上涨也是中国政府本轮抑制通胀的重要内容.面对政府一系列严厉的金融信贷政策,限购等行政调控,以及年内要完成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等硬性指标,贺铿就表示"有点太急了." 他认为,保障房的建设应循序渐进,而当前过于急功近利的做法不正常,"许多地方又开始搞单位集资建房,并把这些算作保障房,这些单位凭借其手里的资源优势,为员工分配第二套,甚至第三套房,而真正需要房子的依然没有." 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今年1-8月全国城镇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住房已实际开工868万套,开工率86%(不含西藏自治区). 贺铿认为,保障房的建设应量力而行,行政调控的限购令也有很多後遗症,一旦将来房地产市场不行,限购令取消势必会出现强烈反弹,"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个人不赞成限购." 在限购令和差别化信贷政策等措施的打压下,今年的房地产调控显现一定效果.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7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房价环比下降的城市数目较上月续增,不过同比涨幅继续扩大,显示调控依然面临较大压力,同时中国房地产限购正逐步向二三线城市推进. 贺铿建议,中国应全面开征房产税,包括对存量住房,通过高税收抑制投机性的购房,"买的起房养不起房,自然会抑制买房的冲动." 房产税试点曾被视为本轮房地产调控的最严厉手段之一.目前上海和重庆两市已开征房产税,税率介于0.4-1.2%,上海税率只针对新增购房,而重庆则包括了存量及增量的高档商品房.不过,实施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在谈到中国逾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如何运用,贺铿认为,最重要的是应转变外汇管理的思路,应更多鼓励企业去海外投资,把外汇的运用权更多分散给企业,相应把风险也放给企业. "我们现在还是停留在外汇短缺时代的管理模式上,喜欢把外汇集中在政府手里,事实上,我所了解到许多民企和中小企业,在海外投资的很成功."贺铿指出. 他提到,目前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给中国外贸带来很大影响,中国应加大结构性减税的力度,尤其要支持那些符合环保要求,产品有市场,利润有空间,能容纳大量就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可以降低甚至减免营业税,或者通过财政补贴,减免企业为员工缴纳的'三险一金',以缓解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贺铿说.(完) --审校 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