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巴西提出的金砖国家援欧设想 在亚洲难获响应

点击量:   时间:2017-12-01 08:30:08

路透9月20日电---不论对欧元区的援助以何种方式进行,巴西若要说服其他金砖国家同意出资,恐怕都要颇费一番口舌. 尽管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输送金援,而不是直接购买欧元区公债,针对违约风险提供了一层保护,但由于印度、中国和俄罗斯已经承诺为扩大IMF贷款能力而合计注资700亿美元,他们可能不愿意再掏腰包. 一位巴西官员告诉路透,该国财长曼特加将提议金砖国家再向IMF提供数百亿美元的资金.金砖国家周四将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周五IMF也将召开半年一度的会议. 金砖国家总共拥有逾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难怪中国、巴西、印度和俄罗斯等国被赋予了欧洲潜在救星的角色. 尽管金砖国家可能具备相应的财力,但他们是否愿意出手却值得怀疑. "如果欧洲自己不能采取更有效的对策,那些仍相对贫穷的发展中国家负责管理海外资产的官员,将很难有理由拿这些资产来冒险,"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国际分析师Julian Jessop表示. 浏览各国向IMF注资的承诺金额,请点选(here) 即使巴西说服所有的金砖国家参与救助,他们所能提供的资金也可能仅是IMF在最糟糕情形下放款需求的一小部分.巴西官员暗示,该国能够提供100亿美元援助欧洲. IMF专家估计,目前该组织能够较为从容地发出3,900亿美元贷款,但潜在需求却可能高达8,400亿美元. 这不是巴西第一次试图拉着其它金砖国家一起行动.9月稍早,巴西呼吁主要新兴经济体购买更多的欧元区债券,但在亚洲应者寥寥. "巴西一向有提出吸引眼球的话题的传统,"法国兴业银行驻香港分析师姚伟表示,但又补充道,巴西的最新提议在中国可能遇到阻力. **曾有过摩擦** 北京和IMF之间曾有过摩擦,尤其是在人民币是否被大幅低估的问题上. 此外还有在IMF内部影响力的问题.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仅在两个月之前才获得了IMF的首个高级管理职位. 所有金砖国家都争取在IMF决策方面获得更大的投票权和发言权.去年他们至少获得了部分额外权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最反对让权的欧洲,现在却需要新兴市场的支持. 大多数亚洲国家仍对IMF及其建议怀有疑心,这是1990年代亚洲债务危机的後遗症.当时IMF提供贷款附有苛刻的条件,迫使受助国家大幅削减政府支出.这也是许多新兴经济体积累巨额外汇储备的主要原因--作为一种自我防范措施,以避免再向IMF求助. 10年後的今天,许多亚洲新兴经济体发现,现在IMF需要求助他们提供额外的资金. 2009年中国人民银行签署协议,购买500亿美元的IMF债券,当时IMF称之为这是一个"使各方都受益"的决定. 上述购买债券行动,是20国集团(G20)2009年承诺要让IMF放贷能力增加两倍至7,500亿美元的一部分.当时只有美国及日本增加注资. 印度、俄罗斯及巴西分别承诺将在2009年及2010年初买进多达100亿美元的IMF债券. 但中国若承诺扩大注资,恐将在国内面临强烈反对,特别是若其注明要援助那些投资人认为是高风险借款人的欧洲国家.对于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而言,其在金融危机初期对部分美国银行业者的投资时机不当,使其付出高昂代价,下场难堪. 至于印度方面,其管理3,160亿美元储备已经建立起态度保守的名声.其储备中约有20%投资于欧元债券,而一名印度财政部官员上周表示,这样的比例将不会有所改变. **其他资金来源** 可以确定的是,欧洲情势稳定对金砖国家有利.若欧洲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全世界将无人能幸免于难.中国对欧盟的出口高于对美国,而亚洲从欧洲银行业取得信贷的额度也比从美国银行业来得多. 但就算金砖国家提高对IMF注资,这对解决欧洲问题能够发挥重大作用也在未定之天. IMF在放贷的办法和时机上有其限制.任一会员国均可要求金融援助,但是借款国家往往得同意相关经济计划,并提出相应的政策措施.意大利和西班牙均尚未要求援助. 另外一个可以想得到的额外资金来源,就是IMF的借款新安排(New Arrangements to Borrow),这套信贷安排将让IMF能够取得约5,910亿美元资金.这套安排被IMF简称为NAB,曾于春天时启动,为期六个月,预料将在11月进行回审. 另外一个规模较小的计划为借款总安排(General Agreements to Borrow),简称GAB,该计划让IMF可以从11个工业化国家借入总计约270亿美元,而金砖国家并未在此之列. 随着投资人对于欧洲领导阶层渐感不耐,IMF几乎笃定会面临更多压力,要求其提出政治上可行的新构想以控制欧债问题,同时避免其扩散至意大利或西班牙. 中国等资金雄厚国家的决策人士无疑地将在本周会议中受到礼遇. 但若金砖国家成为援助欧洲的唯一希望,欧盟、IMF及金融市场可能会大失所望. Capital Economics的Jessop表示,"对于中国、金砖国家或者其他新兴经济集团准备或有能力援助欧元区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