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打造百年俱樂部需從優化股權結構開始

点击量:   时间:2018-01-04 16:31:07

   新華社北京3月19日電 題:打造百年俱樂部需從優化股權結構開始     新華社記者     “打造百年俱樂部”是一個中國足球空喊了多年的口號與這個響亮雄壯的口號形成對比的,是一家傢俱樂部或退市消失、或改旗易幟的殘酷現實中國足球俱樂部該如何建設近日發佈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指出了具體路徑,引起職業人士的熱議大家普遍認為,俱樂部必須要先優化和穩定合理的股權結構,以此謀求長久生存發展,同時也需要政府出手扶持     杭州綠城足球俱樂部總經理童惠敏一語點破當今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的股權結構他說:“中超俱樂部不管是國有還是民營,絕大部分都是獨資,形式上儘管是有限責任公司,有幾個股東,實際上最後老闆是同一個人像上海上港、綠地申花包括杭州綠城,除了去年廣州恒大引入阿裏巴巴,有真正意義上的股份之外,其他基本上都是獨資,打著股份有限制的牌子,實際上都是單一股東的獨資企業”     童惠敏認為獨資股權結構必然會有俱樂部冠名的問題出現,要去掉俱樂部企業冠名就必須鼓勵多元投資他說:“投資人對於足球投資的目的有很多種比較早的一批企業投資足球,比如北京國安、杭州綠城、河南建業,投資人對於足球確實有感情他們都是在當時行業發展比較好的情況下,拿出一部分資金來承擔一些社會責任,宣傳一下企業的品牌所以當初的資金投入量也不是很大,在當時行業利潤比較好的情況下,拿出利潤的一小塊出來,是完全能夠承擔的,同時達到一種宣傳品牌的目的品牌的目的關鍵在於它的冠名權,所有的企業都是以企業名稱作為冠名權的現在提到地域化,其實就是去掉冠名但企業投資的大頭是冠名費去掉的話,投資人的積極性該如何保護所以這裡面就需要鼓勵多元投資”     他表示,眼下民營企業對於投資足球俱樂部普遍缺乏興趣他說:“現在畢竟投入沒有產出,或者產出是很有限的,只是一些無形資產,比如品牌知名度的提高對於民營企業來講,投資一兩年還可以一旦出現企業效益明顯下降的情況,俱樂部戰備升級,投入加大,俱樂部往往感到力不從心那這個時候該怎麼辦所以現在拉民營投資來沒人願意,要麼就全部讓我掌握,要麼錢給你,冠名你給我只有投入沒有產出,那麼其他民營企業就不願意了”     因此童惠敏建議俱樂部多元投資改革可以借鑒國有企業改革的路子他說:“國有企業改革現在是引進民營資本進來,現在講混合經濟,所以我覺得俱樂部改革的話,是不是也走國企改革這條路引進多種成分的一種混合經濟,混合經濟作為股東,資本多元化如果有國企參與,有體育發展基金參與,然後民營企業參與,就可以慢慢逐步地把冠名這一塊淡化下來”     在目前中超燒錢愈演愈烈的境況下,很多獨資股權的俱樂部都越來越難以維持,引進多元投資勢在必行童惠敏說:“現在是中超16支球隊可以分成兩個梯隊,一個是以國企為主的,包括個別民企,像恒大、富力,絕大部分是國企為主的,投入非常大,投入5個億以上或者8個億以上的,都不惜代價在燒錢投入大能夠帶動球市,但也是把雙刃劍中小俱樂部得不到保障,它們投入有限,跟不上前者的投資節奏和投資額度,最後只能將好的球員轉讓出去,導致成績越來越差如此最後形成惡性迴圈,變成好的更加好,差的更加差年年保級,年年在最後幾名,那麼球市越來越差,投資人利益更加得不到保障,最後不得不退出”     “現在俱樂部戰備競爭升級以後,如果再單一股東投入的話,難度就很大了所以這次改革方面提出要多元投入多元投入,我理解為兩個層次,一個是對足球的投入,有國有資本,有民營資本,甚至有其他的外資第二個層次,是在一個俱樂部裏面,股份要多樣化,這樣以後經過若干年的發展,可能會出現無冠名的俱樂部了,向國際規範的俱樂部學習無冠名目前在中國還做不到,需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童慧敏說     天津體育學院副院長劉志雲認為,中國足球俱樂部名稱之所以不斷變化,是為了解決生存問題目前,中國足球俱樂部還沒有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俱樂部基本沒有盈利的,最好就是持平俱樂部收入來源過於單一,主要依靠冠名贊助相對於其他模式,冠名贊助操作起來最為簡單,贊助企業一年幾千萬的冠名投入就達到了很好的廣告宣傳效果,而俱樂部也憑著幾千萬的收入能勉強維持一年的運行但是,另一方面,冠名贊助又對俱樂部的發展造成很大的傷害,不利於俱樂部的穩定和品牌建設及提升“有奶便是娘”是一種短視行為     劉志雲認為,可通過五個方面的措施來促進中國足球俱樂部穩定發展、長盛不衰     一是足協等監管機構應出臺相關制度和法規,確保俱樂部名稱的穩定、規範在俱樂部準入、球隊名稱變更、冠名贊助等方面,應有相應的約束性政策,從制度上杜絕球隊名稱頻繁變更     二是引入多元投資目前,中超俱樂部投資方主要集中在房地產行業,從整個中超聯賽看,投資方過於集中在某個領域,是有風險的,一旦這個行業不景氣,就會給職業聯賽帶來不穩定因素同時,從俱樂部自身看,投資方過於單一,既難以提供俱樂部持續發展壯大所需的資金保障,又容易形成“一家獨大的壟斷式決策”     三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提高市場開發和品牌變現能力足球俱樂部不僅僅是俱樂部,而是一個真正市場化的企業俱樂部的價值,也不僅僅局限在球隊的運動成績,更應該依託球隊品牌做更多市場的事情,更多地參與市場的開發,要形成一套完善的產業鏈條和有效的盈利模式同時,俱樂部的高層管理人員,應該是既懂足球又懂經營的人才,而不是上級單位隨意指派的人     四是調整收入結構,尤其要使足球賽事轉播權成為俱樂部重要收入來源目前,由於我國足球聯賽電視轉播權並沒有完全放開,沒有形成合理競爭,導致足球轉播權廉價出售據統計,2014賽季中超公司轉播權收入創下新高,也僅為5000萬元人民幣左右,分到每家中超俱樂部不過300萬元左右而在歐洲五大聯賽,轉播權銷售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英超俱樂部獲得的電視轉播權收入高達14億英鎊因此,《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提出要實現賽事電視轉播權有序競爭、確保賽事主辦方和參賽主體成為轉播權銷售的主要受益者,非常及時而必要     五是調整政府的角色以前,地方政府為了滿足百姓看球願望,或者希望把俱樂部留在本地,常常拿財政補貼俱樂部,少則幾千萬,多則上億這種短期的財政補貼行為,既引發了一些非議,也不是一種常規、科學的做法今後,政府的角色就是制定政策,不要太多的約束,要引導和監管當然,政府也可以參與到俱樂部的發展中來,通過政府的投資公司、或以場館等資源入股,按市場規律辦事,幫助俱樂部發展壯大     重慶力帆俱樂部總經理孫黎罡認為俱樂部改造股權結構需要政府的扶持他說:“現在,有些地方政府對當地足球很支援,通過返稅、相關基金、招商或者財政撥款等方式幫扶俱樂部也有些地方認為足球已經市場化了,可以不管了足球聯賽雖然是市場化運作,但並不意味著政府不管,足球事業是半公益性的目前,足球投入高、收益少,一場比賽的安保費用就達到40多萬元,絕大多數俱樂部虧損,僅憑企業投資負擔太大,力帆此前出現轉讓風波就是這個原因,因此在投資、場地、稅收等方面需要政府的投入和支援”     他特別指出改革方案中提到“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鼓勵俱樂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場館等資源投資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資來源結構,推動實現俱樂部的地域化,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他認為,這實際上明確了政府的相關職責,政府可以名正言順地通過各種措施幫扶俱樂部發展     重慶力帆主教練王寶山認為中國足球俱樂部“死亡率高”與將身家性命壓在一家企業那裏有關他說:“企業投資足球並不意味著職業聯賽就市場化了中國足球改革二十多年來,多少企業進來和退出啊,我們現在的俱樂部過於依賴企業投入,企業效益好俱樂部也好,企業效益不好,俱樂部就要被轉賣或者死掉”     他認為中國足球俱樂部若想做成百年老店,就必須改革股權結構他說:“政府、企業、個人都可以投入,各佔一定的股份,這樣俱樂部不會因為企業經營狀況的好壞而影響俱樂部的正常運營這方面,日本做得好,日本足球和我們幾乎同時進行了市場化、職業化改革,當初如松下、日產等贊助的俱樂部後來都去企業化了我們現在就是要加快股份制改造,實現中國足球社會化的常態,這樣俱樂部就能融入生活當中,成為一種文化,引導人們拼搏向上,球迷就不會在意一場比賽單純的輸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