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噩耗 中共不敢公布恐引起民众恐慌 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7-09-02 04:15:05

在有毒的土地上,用有毒的土和水浇灌,而且吸收有毒的空气,那它的产品肯定是有毒的中国的镉大米那主要是稀有金属的污染美国作者在大崩溃书里就专门讲了中国的重金属污染问题,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中国人是铅中毒,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中毒 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水利环保和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指出,其实中国人现在是生存在“三无”中,即没有干净的空气、也没有干净的土壤和水源如果把真相告诉老百姓的话,那么,中共这个制度就无法再存在下去 中国土壤的污染,它第一来自于工业废品,废水和废气的污染;第二是来自农药,就是杀虫剂、化肥主要是这两个污染 很多在城市新建的这些所谓的商业区,所谓的居住区因为中国最近几年的发展,就是把污染工厂从城里迁到城外去,把城里的这块地拆了重新盖居住用房,盖商业区等等土地污染它不但影响农业产品,而且同样的影响到你的房地产对房地产的影响可能是更大因为这房子就盖在上面政府不想告诉你,政府会永远说它是国家机密 我们说到国家机密,其实这都不是国家机密土壤污染这有什么国家机密但是,在中国很多事情就是国家机密中共政府现在它靠的就是一个虚假的政治来维持它的这个统治包括经济发展的数字,它没有一个数字是真的,当你知道中国的这个环境污染的真相,当你知道中国经济发展真相的话,真的,中国将是另外一个样子,因为政府就觉得它就没有办法再统治它还没有学会怎么样在一个公开、透明的一个社会里面实行一个有效的一个统治 背景:大陆媒体《法制日报》报道,有北京律师向中国环保部请求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方法和数据信息”,但环保部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大陆多家媒体转载了这篇报道   旅居德国的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在对于三峡水库对环境问题的影响研究中,是继反对三门峡水库、三峡水库建设的清华的黄万里教授之后在下一代人中的代表人物他著有多本有关三峡问题的专著他认为,尽管北京的雾霾在代表们报到时就拉响了环境问题的警报,尽管有代表提出水的污染问题,但是环境问题,民生的最重要的问题,空气、水和土壤问题却无一例外地依然让位于政治权力交接问题,而受到忽视对此,他特别对记者谈了另外一个人们应该关切的土壤问题 王维洛博士说,“土壤问题,中国二零零六年进行了一个土壤污染普查普查结果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但是环保部说他不公布,因为这是国家秘密这问题就很奇怪了,土壤污染你说是国家秘密,那就要问了,什么东西不是国家秘密因为环境涉及到每个人如果你涉及的是农田,那么上面长的小麦、大米和蔬菜就都是有污染的如果你不公开这个东西,那么你政府又怎么样能来表示你是有决心来治理这个问题呢” 除此以外,王维洛博士特别提出了有关土壤污染与民生联系密切的另外一个问题他说,“中国还有另外一个土壤污染资料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现在只是重视谈论含有重金属的大米,重金属的小麦、蔬菜中国有一个东西还没有重视,那就是中国现在把很多工厂从城里搬到城外去了,然后在原来的工厂的地上就盖了住房,现在卖几万块钱一个平米在这个地上建房子问题是很大的!” 对此,他举例说,“多特蒙德大学后面有块地,原来是炼焦厂上面盖了住房后,后来发现上面居住的小孩子生病的特别多炼焦厂以前在那片地上遗留的气体通过草又出来了,影响了上面居民的健康后来政府没办法了,只好承认是规划错误并且赔钱政府全数赔偿民众的损失然后政府买了后,就刮地三尺开始洗土,再填回去以后中国老百姓就会慢慢重视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现在老百姓生病的已经越来越多,生癌症的越来越多” 为此,王维洛博士进一步对比说,“那么中国发展的路和欧洲,例如我们鲁尔区这个地方的发展的路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工业国家在走这条路的时候是不知道有这个环境污染问题的当中国走这个所谓的三十年发展的时候,他是知道这个环境污染是一种什么样的危害的为此走到现在他居然还自信理论正确,自信道路正确,自信他的制度正确!”   三月初在北京召开的两会对于中国社会和民众来说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大会因为这两个大会决定了中国的政治走向,从而决定了今后中国民众生活的走向但是这个走向却让很多关心中国问题的学者和专家感到忧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静汝 最近据大陆媒体《法制日报》报道,有北京律师向中国环保部请求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方法和数据信息”,但环保部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据悉大陆多家媒体转载了这篇报道很多网民对此产生猜测,认为根据共产党一贯的做法,如果隐瞒,可能土壤污染问题相当严重 那么,中国的环境、土壤污染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学者、水利环保和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王维洛指出,其实中国人现在是生存在“三无”中,即没有干净的空气、也没有干净的土壤和水源如果把真相告诉老百姓的话,那么,中共这个制度就无法再存在下去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王维洛博士的采访报道 记者:王博士,您好!中国环保部门说土壤污染的调查数据属于国家机密,不能公开您作为一个环保专家,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王维洛::先从土地污染,或者是水污染,或者从空气污染看,我们从社会发展要分阶段,基本上从一九六零年之前,就是六十年代之前为一个时代,六十年代之后为一个时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六十年代以前,人们对污染这个问题没有任何认识,就是当时都认为工业发展,经济发展给人们带来了幸福,带来了福祉 从英国伦敦奥运会开幕式里面能够看出这个发展的过程奥运会开幕的时候,它一开始给你看到的是英国到处林立的烟囱,工厂,什么炼钢、炼铁,煤矿开采,然后大烟囱里面冒出黑黑的烟那个时候人们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认识然后,从美国作家写了洁净的森林以后,大家就开始对这个环境污染这个问题有了认识那么,就回想起来,就是在五十年代的时候,也发生过像伦敦的空气污染问题,日本的污染问题就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涉及到人类生存的环境如果我们就让经济这条路发展下去的话,那么,人类将失去自己生存的环境,也就失去了经济发展的任何意义所以,从六十年代以后到七十年代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的年代那个时候各国开始尝试从立法方面来限制污染,包括空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壤的污染 环保问题的认识并不是从上面开始的,而是从民间开始的,一个从自下而上的,民众有这个要求,保护自己的生存环境现在的中国老百姓他说:五十岁之前,我是拼命挣钱,就是拼着我健康来挣钱那五十岁以后,我是用我挣来的那些钱去买那个健康就是这么一个过程说以前我们就拼命在污染这个环境,后来才认识到这个环境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就像现在人一样,就说年轻的时候,不认识这个身体有多重要,后来到了年纪大了以后,就认识到身体比金钱更宝贵很简单的一个真理 那么,从西方社会看,它最主要的一个环境的污染引起人们的注意以后,它最主要的一个经验就是信息要公开所以,它的环境立法里面最主要的就是要公众的参与,有自由媒体的参与 从企业来说,当然它希望是少花钱,但是,现在的企业,他们也认识到,我们的这个发展不能够损坏了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也接受保护环境这么一个职务信息的公开是环境保护里面最主要的一个手段没有信息公开就不可能有环境保护 怎么样才能保护环境因为只有让大家知道,认识环境对人们是如何的重要,也是只有知道环境受到了什么的污染,它的危害是什么,那么才能够引起人们对它的高度重视,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其实,中国的环境立法并不象有些人说的,和世界差距很大虽然中国经历了当时的文化大革命,和世界的发展有点脱轨,但在环境立法上,中国起步并不晚中国从一九七六年就进入了一个比较开放的时代人们都好像觉得失去的时间应该夺回来对国外开放也是比较公开的,特别是在舆论方面,在法制建设方面,是比较公开的所以,中国也就比较早的建立了环境保护法当时是试行做一个大工程之前必须要做出这个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这么一个制度而这个制度里面最主要的有一点就是公众的参与,你必须把这个报告告诉老百姓,而且让老百姓来参与,提出他们的意见,然后才能决定这个报告是否能够通过,这个工程是不是能做 十六年以后到现在,中国可能是在环境立法方面是在世界上立法立的最多但是,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你法律立的再多也没用因为共产党和这个政权在法制上,它是无法无天的,它可以为了它的利益,它根本就不顾法这句话是原环保部部长曲格平说的说中国环境问题为什么没做好就是人治不是法制中国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共产党的官员在当官的时候不怎么样,退休以后,有些人说几句话还说的真是比较到位的像曲格平这句话他就说的比较到位 人治是什么呢就是说有一个东西在法制上如果按照法制,中国环境保护条例法案,或者是中国关于信息公开的这个法案,都说中国老百姓有权知道关于土壤,水土,空气污染的这个情况但是,环保部它就可以说这是国家机密,国家机密它就可以不公开其实,就说这个党、这个政府在法制上,它根本不把法看作是个啥东西 记者:就您所了解的,中国的土壤污染是怎么产生的到底有多严重 王维洛:其实,中国土壤的污染,它第一来自于工业废品,废水和废气的污染;第二是来自农药,就是杀虫剂、化肥主要是这两个污染那么中国的污染情况,说土壤的污染,那是很严重,很严重,为什么中国的所谓的经济发展,大多数最早的时候在一个开发矿产的基础上,开发煤矿、铁矿、稀土矿 前一段时间看到的一个甘肃的白银市周边的农村里面,老百姓患癌症的很多那白银市就是稀土矿的主要的生产基地我有一个大学的同学,他是来自白银公司的,大概在我们毕业没多久以后他就死掉了,也是癌症死的,那是不是和他长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当中有关系我想应该是有关系的 中国其实土壤的污染不在于在农村地区,而且很多在城市新建的这些所谓的商业区,所谓的居住区因为中国最近几年的发展,就是把污染工厂从城里迁到城外去,把城里的这块地拆了重新盖居住用房,盖商业区等等但它从来没有调查过原来这块土地的污染情况是怎样 我讲讲我生活在德国的鲁尔区鲁尔区是以前的重工业区,也是希特勒打二战时的主要重工业,钢铁生产,煤矿生产和机械制造我到德国留学的时候,我们大学后面有一个居住区它是刚开发不久的,后来就发现它所建的这个地方,在原来的一个焦炭厂的废址上后来居然发现这里小孩子都生病,建在这个上面它不是种水稻,也不是种麦子,它就是透过这些有毒的气体,通过草,通过空气来毒害这里的居民后来政府就承认是规划错误,就处全费收购了这批居住区,就是按照市场价格把这个居住区收回去收回去以后,把这里所有污染的土壤全部都给挖走,挖走以后把有毒的物质清洗,清洗回来以后再回填到这个地区,土壤全部处理干净以后再重新出卖花很多钱德国有个制度,居民他可以去问政府,就是我这块土地是不是在城市原来的污染地这个登记里头每一个人都可以只要涉及他利益的话,地主或者你准备要买这个房子,政府无权对他保密大家都可以知道就是我下面的这个土地是不是被污染的如果是被污染的,那这块地价值几乎是等于零,这些地是没人来买的 我这里想要强调的中国很多大中城市的新开发的这些房地产区,它原来就是废弃的工业地,下面的土地污染是很严重的中国人花一辈子挣的钱,去买了一个房子,最后它是污染的,它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是要听众知道的中国现在房地产在中国好像是最重要的,那土地污染它不但影响农业产品,而且同样的影响到你的房地产对房地产的影响可能是更大因为这房子就盖在上面政府不想告诉你,政府会永远说它是国家机密 那对于农业来说,农业的土地污染对农业产品的影响大家都知道,中国有镉的大米,就是污染的大米几年以前大家知道了,那时候BBC的记者问我,我说你知道这么想好了,中国的土壤是污染的,中国的水是污染的因为当时农业部说它的农产品百分之九十几是不受污染的,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在有毒的土地上,用有毒的土和水浇灌,而且吸收有毒的空气,那它的产品肯定是有毒的中国的镉大米那主要是稀有金属的污染重金属的污染在中国其实是很厉害美国作者在大崩溃书里就专门讲了中国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他就讲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中国人是铅中毒,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中毒,而只是中国它把这个标准它设的比较高一点 其实,中国人还是铅中毒,从土壤里面的含铅量过高,水中的含铅量过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几天就谈了中国的镉大米,从湖南流到了广东然后又从广东流到香港如果我们信息不公开,如果我们媒体不监督,如果中国老百姓自己不来监督的话,那这些东西永远是政府的秘密 土壤污染一样的,还有水的污染,有土壤污染必有水的污染,有水的污染必然有土壤的污染,连在一起的中国的水污染其实很严重,可以说中国已经是没有干净的水可喝的中国唯一水资源还比较干净那只剩下西藏了,过不去了多久西藏的水也可能被污染其它基本上是找不到干净的水,安全的水 北京的一个家庭他们家是专门搞水监测的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北京的自来水,尽管这个水是合格的,但喝了不健康这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修饰一个问题,他们特殊的一个方法用普通的语言来说,那你要是这个水不健康的话,那你这个水就不能够是合格的 他就讲了北京最主要的水源密云水库是中国花了最大本钱来保护的,中国水源分等级的,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一级基本上是没有污染的水,还比较好的水三级还能够用于作为生活饮用水的水源的水,四级只能够用于农业灌溉,五类的水是污染的水后来他们发现中国有的水污染的很严重,很严重,它都不能被称作是水资源,后来叫做劣五类,就是劣质的五类水但到一九九二年的时候,中共政府把它的评价标准改了如果说世界潮流人们重视环境保护的话,那是标准越定越严因为人们对环境问题认识越来越深入了,只有在中国它这个标准就越定越宽现在的二类水是相当于过去的四类水,如果说现在说合格的话,一九九二年之前是说不合格的那么,北京现在密云水库现在是二类水,过去的评价标准是四类水,但现在还算是中国最好的水 中国的污染问题可以这么说中共政府它自己知道会产生这样的后果,这和当年工业发达国家,从工业化走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们是对这些问题是不认识而犯了这些错误 再说到空气污染,以前每年开两会的时候,我说是比较幸运的为什么呢就是北京空气污染或者沙尘暴都在一月份、二月份就发生过了,3月份在开两会期间没有什么空气污染的问题那么,到了今年开两会的时候,北京——中国叫雾霾沙尘暴天气出现了,就现在这个期间,它这个状态还会持续下去其实,中国的这个空气污染的问题,是中共政府明知道的 二零零九年温家宝出席哥本哈根的世界气候大会,他为中国争取了更多的废气排放的权力他就说了,如果按人均排放,中国的废气排放,特别是温室气体的排放,还是没有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按累计的话,中国三、四十年工业化的路,而欧洲、美国他们起码经历了两百年或一百年的这个路所以,他们累计排放的废气,要比我们的中国累计排放的废气要多的多所以,我们中国还应该多排放废气所以他不接受世界的监督,这是当时中共政府的态度 由于中共政府的这个态度,使得哥本哈根的气候会议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就这么失败了当时,美国政府奥巴马就提出,要求监督中共政府的排放当时,温家宝很不高兴,所以他最后拒绝和奥巴马会见,也拒绝监督这就和我们现在国家机密就连在一起了 中国反对国际的监督,也反对国民的监督因为它想留在一个无法无天的这么一个制度如果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我们的资源,如果没有民众的监督,没有媒体的监督,没有世界的监督,我们环保再拿出什么手段来,你再有什么高招,你再立什么法都没有用为什么因为还有一个东西它在你这个之上 西方的企业家,他现在也能顺应民意,也搞环保的话,而且也能成为环保的主力军但中国的这些企业家,中国的官员他就不同他可以毁坏你中国人生存的环境,而他带着他的那些钱,他就移民到美国,移民到比如说澳大利亚,移民到加拿大,移民到欧洲 环境污染主要来自于中国是一个世界的生产大工厂中国把所有这些低价值的生产全部都移到中国去,把污染留在中国,然后把产品输出外国中国人最后得到的是什么,一部分相对来说比较低的工资,对老百姓来说对企业家来说,很高的利润,然后是剩下的是一片污染的环境,一片被摧毁的资源 作为中共政府,它不愿意告诉你,如果它真的把真相告诉老百姓的话,那么,这个制度就不存在了你已经没有安全生存的空间了,在这里,我们可以说中国是三无,无干净空气,无干净的土壤,没有干净的水源,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我们说到国家机密,其实这都不是国家机密土壤污染这有什么国家机密但是,在中国很多事情就是国家机密中共政府现在它靠的就是一个虚假的政治来维持它的这个统治包括经济发展的数字,它没有一个数字是真的,当你知道中国的这个环境污染的真相,当你知道中国经济发展真相的话,真的,中国将是另外一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