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吴英8000万酒店仅卖450万 被谁贪污了 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8-02-01 15:34:01

为了参加此次庭审,吴英的父亲吴永正提前一周就赶到了杭州“法院根本没有通知我们家人和吴英的律师参加,后来我们是自己知道的,于是申请要参加庭审,但法院起初还拒绝了我们的申请” 吴永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经过将近一周的交涉之后,法院在庭审前一天下午5点半电话通知他:同意但限额两名家属参加庭审,人选由浙江省女子监狱安排同时,法院拒绝了吴英的律师要求参加庭审的申请对此,吴永正感到不满,他认为,这没有法律依据 但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看来,由死缓减为无期徒刑,当前的程序设置行政化色彩较浓,法院确实没有义务通知家属和律师如家属和律师得知消息赶来参加,出于人道主义应当允许,但因法律未明确规定该项权利,法院拒绝他们的要求也没有违反法律规定 经开庭审理,法院裁定认为,吴英在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期间,没有故意犯罪,且确有悔改表现,应予减刑 庭审结束后,吴永正去找主审法官,向其表达了吴英的问题不是减不减刑的问题,而应当是罪与非罪的问题,并向其提交了申诉书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两年来,他多次到浙江省高院进行申诉,但未果 吴永正亦曾向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寄出过申诉状但现在看来,效果仍未如理想 作为父亲,吴永正对“吴英无罪”的坚持近乎偏执记得在2013年3月于北京召开的吴英“案中案”及刑事申诉案研讨会上,吴永正不时打断参会者的发言,或补充,或“校正”,他始终坚持:女儿无罪,申诉有望 资产处理引质疑 吴英创办的本色集团大楼 吴英的别墅已被封锁 本色概念酒店 而吴英剩余资产的多寡以及是否足以偿还债务,是吴英案能否申诉成功的关键 在吴英被改判死缓之后,她的财产处置及去向一直为公众,尤其是债权人所关注 7月7日,东阳市中院以及东阳市公安局发布了吴英案审结之后的第一批资产拍卖公告由东阳市中院提供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作为资产拍卖渠道,拍卖的资产包括位于东阳市白云街道汉宁西路280号的6处房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登录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网发现,公告内容除了房产评估价格以及拍卖底价等信息外,还特别标红注明:“受东阳市公安局委托,本院提供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处置该房产”以及“处置该房产的主体是东阳市公安局,东阳市人民法院只是提供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 拍卖公告的落款为东阳市公安局 吴英的债权人林卫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此次首批挂拍的6套房产都是经过专业的资产评估公司进行过价值评估的,与市场价的差距不会很大 吴永正也认可了此次拍卖的价格,“每平米的价格与市场的差距大概在1000元左右,确实差价不大” 在此之前的6月5日,东阳市政府曾牵头,由东阳市副市长陈军任组长,东阳市公检法系统配合并有两家资产评估鉴定机构和吴英案的债权人组成了吴英案资产处置小组,并于当天下午召开了“吴英案资产处置方案通报会” 吴永正和林卫平都参加了此次会议 吴永正对处置吴英财产的主体表示了异议他认为,案子已经审结这么长时间了,无论是东阳市政府还是东阳市公安局都没有权力对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资产进行拍卖,而应该由法院来处分 但林卫平显然要务实得多,在他看来,由政府机关牵头组织这样一个资产处置小组,通过对吴英所有资产进行清算、拍卖,继而偿还债权人的债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有些资产不尽快处理掉也可能就不值钱了”林卫平说 林卫平是吴英案最大的债权人,他曾前后借给吴英近4.3亿元,最终没追讨回来的有3.2亿元,占吴英3.8亿元总债务的绝大部分作为资金“掮客”,林卫平的“上线”债权人又有五六十人在吴英案审结之后,这些债权人都希望有关财产处置的安排也尽快提上日程 林卫平被纳为吴英案资产处置小组的监督成员,可旁听小组的处理会议,该小组对资产的评估及处置情况也需向其通报 据林卫平介绍,除正在拍卖的房产外,司法机关扣押的吴英的珠宝首饰也已经经过了价值评估,但目前还没有提请进入拍卖程序,接下来将会逐步进入拍卖程序 2007年,吴英被捕后,浙江省东阳市公安机关曾在未经吴家同意的情况下将吴英的部分财产进行了拍卖,其中包括酒店、汽车、商铺等 此前媒体披露的东阳市政府处置吴英资产的材料称,对本色概念酒店经营权及其他租用房屋中易贬值且不宜保存的物品进行公开拍卖,包括30辆汽车、本色总部和仓库中的家纺、租用仓库中的建材、租用店面中的洗衣、洗车设备等相关物资拍卖款项存于专案账户中,该专案账户中所涉及的资金包括前期拍卖所得款项以及追回的赃款共计1800余万元 不过,吴永正称,公安机关不仅无权处置,而且使吴英的财产严重缩水 据吴永正的说法,仅本色集团旗下的“本色概念酒店”吴英当初对其的直接投资就达到了8000万元,但最终以450万元的价格拍卖了当年,吴英以2000万元购入的30辆车辆也以低价出卖了 而最让吴永正感到不满的是对本色集团旗下两个仓库的货物的处理,“那两个仓库里面的货物,价值将近一个亿,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卖掉了,拍卖的金额和款项去向至今也没有公告,在之前的判决中也没有提及”这让他心有不甘 东阳市公安机关方面曾通过媒体就此进行过解释:当时是为了财产的保值和安抚债权人的需要 东阳市公安局参与办理此案的一位警员在2012年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曾表示,“你若说让人家一点把柄也找不到,这也是不可能的至少我们自己认为程序上是经得起调查的,作为政府层面,已经考虑得相当仔细了”不过,他承认,当时拍下本色概念酒店的人比较划算,因为那时恰处2008年金融风暴期间,“大家都不看好这个酒店” 在“吴英案资产处置方案通报会”上,吴永正提出,应先将吴英及本色集团的资产数量进行核实,在此基础上再来参照市场价格进行估价处置但他的提议未被采纳,“相关领导的回应称,前面的问题一概不管,现在只处理当下的问题” 林卫平也获悉了这些资产的拍卖消息,但拍卖后所得款项的去向,他表示不清楚,“至少这些钱没有用来清偿债权人的债务” 资产究竟有多少 吴英的资产究竟有多少?一直是个谜 二审判决认定吴英实际骗取3.8亿余元,其剩余资产为1.7亿元 但在二审期间,据吴英自己的估算,其剩余资产距离3.8亿元仅差几百万元而那时候,吴永正对吴英剩余资产的估算则达5亿多元 到了2013年3月,在北京召开的吴英“案中案”及刑事申诉案研讨会上,吴永正给出的估算数字:6亿元 吴英的狱中生活: 自学法律、继续“战斗”、协商离婚 7月11日,出现在庭审现场的吴英,无论是身体状况、精神状态还是心态,都让她的父亲吴永正感到欣慰 狱中自学法律 “经过两年缓刑考验期的狱中生活,现在的吴英已经逐渐冷静、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和客观现实她已经明白,监狱的权力很有限,罪与非罪这个问题不是监狱能够决定的”吴永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吴英的心态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她现在主要是积极改造、服从和遵守监狱管理的各项规定,当然,对判决结果,她仍然会坚持申诉到底” 在狱中,吴英一直在系统地学习法律,以便为自己申诉 事实上,还在看守所的时候,吴英就已经开始学习相关的法律条文和法律基础知识,并以此来维护自己在看守所里的权利在里面,她还写了厚厚三叠数万字的《上诉材料》、《检举材料》和《控告信》 获减刑之后,吴英的二妹吴玲玲给记者发来短信说,姐姐会继续战斗 自2012年5月21日吴英案审结后,吴英被押往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此后几乎每月14日,吴永正都要去监狱探望吴英,每次能聊半小时,绝大部分的时候还是聊案子“我告诉她,外面的事情不需要她来操心,她在里面操心也没用接受里面的规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其他的,我从来不问” 为方便探监,吴永正现在就租住在吴英所服刑的浙江省女子监狱旁他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为申诉奔波,搜集相关证据、准备申诉材料 吴英案的上诉材料 吴英在狱中写给父亲吴永正的明信片,明信片是吴英与父亲沟通的主要渠道  图片来源:网络资料图 吴永正常想,吴英如果不那么要强,也许也能拥有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吴永正对吴英的要求最严格,她也最怕吴永正但在这位父亲眼中,吴英仍然是他的四个孩子中最引以为傲的一个,“最能吃苦耐劳,脑子也相当聪明” “2000年初,吴英还在做个体创业的时候,她的个人资产已经有5000万了,那时候她才25岁,在东阳当地的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一个佼佼者了”吴永正说,如果她不去发展集团公司,自己小规模地经营下去,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样“我有时候就骂她说,你搞这些干吗呢,我们不需要这么能折腾,平平淡淡过日子不好吗?” 过去的这8年,吴永正生活的全部重心都是在为吴英案奔走他见过无数的记者,出现在关于吴英案的各种研讨会,每每谈到吴英案,总是一副斗志昂然的样子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背着‘诈骗犯的父亲’的恶名在生活,但我坚信吴英不是这种人从某种角度说,我也是没办法,(这样做)实属无奈如果我不努力争取,吴英也许就已经死了” 这期间,有不少人劝他放弃,“但我脾气犟起来,谁劝我都没用,我要坚持到底的”吴永正说,家人和朋友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经济上均给了他巨大的支持“我自己的积蓄早就花光了” 吴英案发,也改变了这个家庭其他成员的命运 吴永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吴英的三妹、四妹本来是要出国留学的,“学校都联系好了,吴英出事之后,一切都停下来了”他说,四妹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因为感到委屈,家都很少回了,她说,家里没有家的感觉她干脆连过年都在外面打工,不回来了” 吴英的二妹为吴英付出了很多“现在的很多费用都是靠老二,她基本上是挣了多少就拿多少过来,我的二女婿人也很好,从来没有怨言” 走到尽头的婚姻 在婚姻上,吴英没有她的妹妹幸运她准备要离婚了 据吴永正说,吴英入狱后,她的丈夫周红波曾经找过她提出要离婚“当时吴英很生气,因为周红波已经有了新的感情,却一直不跟她说,而且,吴英出事后,周家的人从来没有关心过但生气归生气,吴英当时也还是同意离婚的”吴永正说,“但男方要求财产问题先搁置,先把婚离掉,这个要求吴英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之后,双方为此事一直僵持不下,离婚的事情也就一直搁置 “这个问题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不能再拖,现实问题还是要考虑的”吴永正说,虽然他对周家的淡漠感到失望和不满,但他也能理解周红波的选择 就在减刑庭审的几天前,吴永正叫来了周红波,跟他说,待庭审结束后就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庭审后的第二天,吴永正去探望吴英时谈了这个问题“吴英也表示要好合好散,愿意与周红波协商离婚的相关事宜” 据悉,吴英在狱中正在筹划出版一本新书,书名就叫《曾经心痛》 而如今,吴永正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称,他认为吴英的资产按市场价应在15亿元左右,“吴英所欠债款是3.8亿元,根本不存在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债务的问题” 这是他不断申诉所能倚赖的“最重要的依据” 然而,他至今未能提供完整的具有说服力的财产清单,也没有专门的机构对此进行鉴定评估 吴英案始末 2007年3月16日,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 2009年12月18日,金华市中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 2010年1月,吴英提起上诉 2011年4月7日,浙江省高院开始二审吴英案 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最高院核准 2012年4月20日,最高院未核准吴英死刑,该案发回浙江省高院重审 2012年5月21日,浙江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13年11月2日,东阳市政府首度对外通报吴英案相关资产处置情况? 2014年7月11日,吴英死缓减刑案开庭,浙江省高院判决吴英由死缓减刑为无期 7月11日,吴英减刑案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开庭审理,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庭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吴英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减刑至无期徒刑 2012年5月21日,吴英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生效之后,交付浙江省女子监狱执行死刑缓期执行期间自2012年5月21日起至2014年5月20日止浙江省女子监狱依法提出减刑建议书,建议将吴英的死缓刑期减为无期徒刑经浙江省监狱管理局审核,报送浙江省高院审理 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