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王石女友揭秘英国老牌贵族“富八代”的奇迹生活

点击量:   时间:2018-01-01 14:24:01

田朴珺 田朴珺的“男闺蜜”专栏“下一个写谁?”近日,她的新一期专栏正式推出,但她笔锋一转,男闺蜜暂搁一旁,写起了英国老牌金融权贵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起来看看“富八代”人生的奇迹是怎样炼成的 以下是专栏全文: 标题:“富八代”会拥有怎样的人生 有句老话说“富不过三代”,所以富爸爸们总是在操心怎么让富儿子们乖乖继承家业但上个月拜会了一位著名的富家子后,却发现富儿子们的处境倒是我以前没想到过的这位富家子是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勋爵(Lord Jacob Rothschild),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现任掌门人 在中国发行超过500万册的《货币战争》系列中,这样描述这个家族:美联储和美国总统只是他们的棋子,曾被称为英法德奥俄之外的第六帝国,比尔盖茨在他们面前只是个“穷人”,巴尔扎克、歌德、肖邦、李斯特、福楼拜是他们的食客,世界的主流媒体们只是他们的工具这个家族是过去一百多年战争与和平、经济危机、黄金价格的真正操纵者,我们耳熟能详的跨国公司、金融机构真正的主人,50万亿美元财富(相当于美国GDP四倍)的拥有者,而人们却无法在任何富豪排行榜上找到他们的身影,因为他们必须保持神秘 而且难得的是,从19世纪初发迹开始,他们已经富到了第八代 当我在位于英国白金汉郡洛奇山顶的沃德斯登庄园——这个家族全欧洲44座豪宅庄园中的一个——见到77岁的勋爵先生及夫人时,老先生送给我一本讲述罗斯柴尔德家族历史的书我借机向他求证《货币战争》的内容真伪,他淡淡一笑:“那本书我知道,那本书在中国非常畅销,可惜里面讲的故事嘛……看看它就明白了”他指着刚刚送给我的那本名叫《沃德斯登》(Waddesdon:The Biography of a Rothschild House)的书为我在书上签名时,他用的那支塑料圆珠笔非常普通,就像他们夫妇俩给我的第一印象,出乎意料的朴素 勋爵先生穿着一件绿色格子图案的西装,搭配的是黑色粗纹裤子,脚踏“一脚蹬”的旧皮鞋;夫人没有佩戴任何名贵珠宝,提着一个红色的粗呢小包,英国乡村感十足,地主土豪范儿全无两人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问候的措词、握手的力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还有,他们不住这儿,自己驾车前来,没有司机代劳 后来的午宴更加深了简朴的印象我们在庄园里马厩改造的阳光房用餐,四道菜——土豆泥、豆角、胡萝卜、“小鸡炖蘑菇”——如果不是鸡肉上覆盖了一层层的酥皮,很可能被当做中餐这些食品全是自家菜园产出 我不禁想起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勋爵先生谈到自己的个人生活,“我们的生活并不奢华”就跟这个庄园的处境一样,这里的建筑、陈设和收藏因为太过珍贵,越来越不适合作为一个居所,多年前被开辟成为一个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而他因为拥有过多的财富,反而选择了一种简朴的生活 他谈到财富对于他的意义,“财富是一种巨大的安慰”他说当普通人以毕生之力为住房、教育、医疗等费用奔波劳碌时,自己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同时,他也注定了将承担相应的责任他可以有个人爱好,比如他大学学的是历史;甚至也被允许暂时脱离家族生意,他说他个人最困难的时期是独立创业时,“因为是这个家族的成员,所以很难接受失败”;但最终,还是必须回来“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要看管这些资源和财富” 他做得很不错外界评价说,在他的主掌下,家族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在最擅长的融资领域和现代金融业最高级的企业并购领域都获得巨大成功而他的成就还不仅仅是妥当地看管了自己家族的资源和财富,也帮助看管了国家的资源和财富他主导推动了英国的国家彩票工程、国家美术馆工程、英国国家遗产纪念基金等等重大项目,兢兢业业地守护着国家的自然遗产和人文遗产,在英国这个等级分明的社会,履行了一个贵族的责任可能是因为从小被超乎寻常地强调,责任感这个词,在他身上显现得尤其充分甚至有点儿过分饭后他带我参观庄园时,一路介绍家族收藏的各种艺术品无意中,我们聊到了设计师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我说奥斯卡是我非常喜欢的服装设计师,老先生接话道:“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帮你联系他,你下次去纽约时就可以拜访了”听过之后,我礼貌地表达谢意,但不觉得他会屈尊为一个中国女生做如此琐碎的事情没想到三天之后,老先生给我发来邮件,说已向奥斯卡介绍了我,并预约了我和奥斯卡的会面——告知何时去纽约,即可与之联系 我有些小意外,回邮件表达感激之情,很快老先生又回邮件:“你以后和奥斯卡的邮件也可以抄送给我,我会帮你叮嘱他”之后,我们三个人又互相CC了N次 “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跟你在一起”这是他们的家族创始人梅耶-罗斯柴尔德留下的家训还有两条,“要想真正成功必须具备谦虚、诚信,乐于助人的品质”;“族人必须团结,如果哪天不再团结,便是家族覆灭之时” 这个家族并非一帆风顺19世纪末欧洲农业大萧条所造成的经济重创;“二战”时因犹太人身份所遭受的几乎是毁灭性的迫害;战后,英国政府向家族企业征收高达98%的赋税,等等勋爵先生曾说,“当你有名时,想东山再起可能比一般人容易或者更难”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功保持“富八代”纪录的关键,是梅耶先生的那三条家训吗?还是因为每一代都像雅各布勋爵这样拥有理性的财富态度和巨大的责任感?这是个讨论起来没完没了的话题不过我知道,这位家族创始人梅耶先生的生日与我同月同日,今天有这样的机缘来聆听和感受,